JerryDodo私日记

杜嘉瑜(KayuTo)个人长篇日记

Archive for the ‘未分类’ Category

私日记(68)-2022年3月5号-某种老朋友,各撑一叶舟。

最近世界发生了很多事。冬奥、俄乌战争、HK疫情、中国女性被囚禁侵犯等等。

 

在十几天前,为了可以告别各种低智热搜榜,可以远离各种网军水军的评论区,毅然删除了电话里的微博App。私以为这就可眼不见为净。然而,然而……

 

其实即使把所有大陆的常用App都卸载干净,还是逃离不了,现实里各种家人同事同学朋友给你的洗脑,电视电台电脑的纷纷舆论夹击,街上的各种红彤彤的标语海报横幅宣传。堪比甚至超过了英国文学家乔治·奥威尔笔下的《1984》里的“电幕(telescreen)”的作用,让人人狂热,失去了理智,自己像惊弓之鸟一般。

 

(《1984》剧照 。图片里的屏幕叫做“电幕”,可以监视监听每一个人的活动。类似监控。)

 


徐州女士被囚禁一事,有共情心的大家都为此而很痛心,用各种迂回方法去把事情说出去,让大家得以醒觉,让大家不再自觉“事不关己”。然而,热搜榜的各种“冬奥”话题一瞬间把人们的愤怒给淡然化,坐在电视前和里面的,像打了鸡血一样,为一个“双国籍”,违反《国籍法》(Law of the People’s Republic of China on Nationality)的人呐喊助威,美曰其名“为国争光”。一有人对此事作出质疑,底下的评论就像洪水般将所有质疑的苗头给覆灭,只剩下一片吉祥。而另一边厢的“中国女生权益被侵犯”的一堆急须解决的事情,就被忘却。

 

回到家吃饭,老爸边吃边喜庆:“儿子,你看看,咱中国队又拿金牌了!你看看,这是咱国的谷XX,虽然在美国长大,但她现在为了报效祖国,选择回国!高兴!喜庆”!

我:……

冬奥结束,等谷XX赚够了想赚的,心满意足买了飞往美国的机票,收获颇满地离开大家心目中“所谓的祖国”。是的,她不过是分散人们注意力的一只棋子,Endeavor公司集团赚得盆满钵满,掩不住心中满溢的大笑。而徐州等地的女性被囚事件,像“和稀泥”一样,草草收场,没人再愿打听,毕竟谁也不想打扰自己做的美丽的梦。

 


某天在大厅吃早饭,我把徐州一事给我一向“岁月静好”的老妈交谈,把影片图片文字逐一奉上,没想到我妈居然回答到:

“还不是因为那个女的不够自爱自惜,再加上她被别人强迫性行为,肯定她有错在先”。

 

我:“被抓去卖到山区,也是归咎于你口中的`不自爱’?还有,被强迫性行为,这还不算强奸?还是算所谓的自愿?还有,这是政府职能的失责,是大家得过且过,不把人当人的结果。还是说,比如你有女儿或者儿媳,她被抓卖,你还能这样把这种`随便、没事’的话挂在嘴边吗?还有,这仅仅是冰山一角,还有很多很多堆积如山的,需要大家来声援的事还没被挖出甚至一辈子被雪藏!”

 

此刻的我,已经眼睛泛红,眼泪打转,哀叹了几声。

我妈:“你看看,你看看,说着说着就眼红。这些都是别人的事,别什么事都理一理,不关你的事就行。这都是遥远的地方的事,硬扯到`如果我有女儿或者未来儿媳’什么的,你说你这话,像话吗?不着边的事,都理一顿。你这样在社会上是会吃亏的,儿子”。

我加重了语气:“我情愿吃亏!如果这一点亏能换来大家的醒悟,换来社会可以朝好的方向转变,哪怕那么一点,都不算所谓的亏,这是福份”。

 

我妈:“我只求安安稳稳,人到我们这样的年纪,最重要,最重要,就是稳定,安好,无事端”。

我:“哪怕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或身边,也还是这种心理?”

 

我妈:“逆来顺受就好了嘛…当时我们那六七十年代的旧社会,比现在更惨呢,大家还不是挺过来了?大家都夹缝求存,安稳就好。日子不就是这样过的嘛,儿子”。

我:“过去不反抗,现在也不作声,未来也如此?我发觉现在的人,真的很让人悲哀”。

 

我妈:“不和你说这些,你不懂你不懂的,慢慢来吧”。

 

就这样,大家心里都多了一层隔阂,犹像一堵墙,一裂鸿沟,一弯大江,大家形成了对立面,互不相容,理不相让。亲情在“威严统治”底下,统得变味,治得无理。最基本的普世价值,都黯然失色。像台湾作家柏杨先生在《The Ugly Chinese》里面写道:

 

“各位,有思考能力的奴隶最危险,主子对这种奴隶不是杀就是赶。这种文化之下孕育出来的人,怎能独立思考?因为我们没有独立思考训练,也恐惧独立思考,所以中国人也缺乏鉴赏能力,什么都是和稀泥,没有是非,没有标准。

咱的传统文化里,各位在《资治通鉴》中可以看到,一再强调明哲保身,暴君暴官最喜欢,最欣赏的就是人民明哲保身,所以咱就越来越堕落萎缩。

咱国人不习惯认错,反而有一万个理由,掩盖自己的错误。有一句俗话:“闭门思过。”思谁的过?思对方的过!”。

周遭的人,简直印证了上述的结论。

 

但还是相信,人间有真情。之前淮海路的一班女生在拿着一叠叠打印好的传单A4纸,广发出去;也有一些涂鸦爱好者,把图像通过抽象的方式在外墙上描绘出来;也有一些有人文关怀的书店,在门口显眼处摆放着各种呼吁保护女性权益的书籍供大家选购阅读。

(女生们在街上派发的A4纸)

 

(男生们在墙上涂鸦的抽象图)

 

(书店里的显眼地方摆放的书)

 


冬奥过了没几天,俄乌起了争端,今天用电脑打开微博网页才看得各种“狼性言论”,大家巴不得把乌当成饺子一样一口吞。舆论天秤像失衡一样,倾向于俄。有几个对俄发表了质疑声后,被封的博主用小号继续偷摸发言,但不到一小时,就被再显示“此账号在封禁状态”。

 

前几天休息放假,当晚和哥们在外坐着喝冷饮聊着天,聊着聊着,他刷起了抖音,扬声器照样地大声,我让他把音量调低点,别打扰其他客人。他拿着电话俯身靠近我,说:

“杜,你看看,乌这个不孝子!俄收回乌,怎么了?乌还抵抗?乌居然还敢和美做朋友?太不听话了!俄加油!就得打乌一顿,它才安坐,真的,太闹腾了”。

我:“可是……乌是一个独立的,有主权的Nation”。

 

他呵斥我道:“哈?就算他有主权,又怎么了?谁拳头大,谁说了算!这是规矩!这是世界运行的规律!落后就要挨打!”

我盯着他,反问道:“你说`谁拳头大,谁说了算’,那这算不算入侵?侵略?蚕食?”

他更不满了:“啊?入侵它什么了???乌自古以来都是苏的领土,只不过苏解体后,由俄接管大部分,俄继承了苏的意志!所以,我俄收回乌,怎么了!”

我:“怎么成`你俄’了?”

他:“因为俄和我们是好朋友!!!”

我:“但你刚才所提及的苏,当初可是要了咱很多领地的哦!那这事,你不会选择性忽视吧……”

他:“在咱的领地问题上,俄是俄!苏是苏!不能混为一谈!”

我:“你看,你又前后不能自洽了。典型的双标了,双重标准了”。

他:“我就问你呢!你爱不爱国!爱就要再爱上现在的俄!懂不!再说一遍,俄和我们是铁朋友!友谊巩固!坚不可摧的那种!你不会是网络上的那种50w吧!感觉你也太不正能量了!”

我:“So?你都这么双重标准了,还怎么聊…?”

 

最后大家喝完了冷饮,面面相觑,各有各的难以平复,就差把“绝交”挂在嘴边了。

我:“哥们,回去注意点,早点睡”。

他:“你也是,开车慢点,改天再聊”。

大家当刻或许都暗自骂了对方无数遍,各种翻白眼,各种嗤之以鼻。一个向左走,一个向右走,双方产生了分歧,友谊或许不能天长,但藏在内心一直坚持的骨气,更要地(dì)久。

 

就像黄伟文写给张敬轩的那首《俏郎君》里一样:

“谁来假装妥协,心不对口,

暗地也有伤口,无法善后。

跟你试过迁就,

痛也不分手,

先至悟透人世里,有一些价值,

是比爱恨大。

要补这个深沟,

凭着爱,不足够”。

 

而我自己就像林夕写给张敬轩的那首《一个人的地球》里一样:

“这样去和平独处,够不够?

一个在地球,跟孤僻激斗,

左手安慰右手。

徒然独个,对抗四周,

家里像地球,留低我,

只要是人,火星的你,也招手”。

 

一个人孤独地跟周遭对抗,大家的价值观都产生了分歧与冲突,曾经美好的关系也因此而褪色。当然,我不后悔,也感谢自己的独立思考,可以思辨出善恶,即使世界只剩下我这只《黑羊》,也不足为惜。因为我相信,或许还有来自遥远的“火星”,也有只《黑羊》,在向我招手致意。

好了,终于可以引申出今天的重点主题,分析林家谦的新作品《某种老朋友》。

 

林家谦《某种老朋友》

作曲:泽日生

填词:林夕

编曲:林家谦

监制:泽日生/林家谦

 



 

下文的括号里是自己对于《某种老朋友》歌词的解读。

“突然地疑惑庞大阴影活像鲸鱼

只有等你要呼吸了才重遇

肯与不再肯也未出于自愿

胡言后听你乱语

为何只懂得看书 为何不邂逅奇遇”

 

(我与你这个曾经的好朋友,已经分道扬镳,各奔东西。但在如今的某一刻,我突然回想起我和你的美好过往,而你就像一只鲸鱼一样,在我内心的阴影逐步被放大,因为我和你曾经的交情实在太深了,这种难以割舍就像阴影存在着。

或许你的离去或淡然退出,其实都不是你所能决定的,都不是你能自愿的。后来大家通电话后,你说你的,我说我的,双方不在一个频道。你呵斥我:“为什么还死顾着读你自己的那春秋大作,为什么不变通一下,改一下价值观,和外面的人邂逅一下!”

其实,林夕的开场确实很直白也很有画面感。写到这里,才想起林夕在2020年时在台湾受某传媒的视讯访谈,谈及到与他立场不一样的歌手朋友时,他如何处理这些关系。

大概他说:“当初我和某位关系很好的歌手,她一谈及到社会立场问题时,我和她的观点,其实是相悖的,她说她的,我说我的。她怨我怎么不懂变通,懂点人情世故不就可以了么?那时我和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互不相让,也想不到曾经的好朋友现在快要变成敌人。至于后续,我和她嘛,还是朋友,只不过,之后的聊天大家都有意地不谈及那些话题。(主持人问:这歌手是谁呢?)我就不多说了,这么多年的好朋友,耐得住考验的”。)

 

“突然又容纳残旧阴影暂住

寻常像天要下雨

想与不要想不牵涉赢与输

我是我间中跟你一些记忆共处

也不再忌讳同住

如皮肤即使碰瘀 从无发现亦痊癒”

 

(和第一段也是以“突然”开头。突然发现,人非草木,其实我还是会想念当年的你,当年我们美好的感情,我也会有点犯贱地想与那片阴影共存。这种感情就像是天有阴晴,月有圆缺一样稀松平常,或许我们不应该太计较一个输赢,不再对对方好胜。

 

我已经心胸广阔到可以咬着牙和那段记忆共处,大家就像没变过一样,希望可以继续相处下去。就算大家的观念出现了分歧,就像跌了一跤,皮肤破皮,也没事。我也不会去特意发觉,大家的伤疤,大家的分歧或许也会好的。因为我实在太爱惜你,太珍重过去,我是个念旧的人。

 

其实林夕写《某种老朋友》很多句子都在呼应《拼命无恙》的,比如:

“世上偶遇也是重遇”呼应“只有等你要呼吸了才重遇”;

 

“要是这样豁达又何不专心着书”呼应“为何只懂得看书 为何不邂逅奇遇”;

 

“情感给糟蹋都活该宽恕

这样快便没有事痊愈

拼命爱下个但为何伤口不退瘀”

呼应

“我是我间中跟你一些记忆共处

也不再忌讳同住

如皮肤即使碰瘀 从无发现亦痊癒”;

 

“情人不该比较新旧计赢或输

为何又拒绝同住”

呼应

“也不再忌讳同住

如皮肤即使碰瘀 从无发现亦痊癒”。

 

可以看得出,林夕真的很用心去填词。以及这两年,林夕在感情,在心态上的变化。)

 

“能暂时怀念某种老朋友

不过未能共享一叶舟

彼此都处身洪流 如何挣扎沉浮

连回想起当初手牵手也颤抖

就弄明白眼前这对不是该双手

如轮回脸庞留在当下也逐渐消瘦

如叶有枯荣轮流 命像悼念长寿”

 

(我短暂地怀念起那些老朋友,那些为生计而不得不把立场转色的朋友,直到如今,其实我们已难再坐在同一条船。我们处身于大环境底下,像汹涌的洪水,冲得大家身不由己,难主沉浮。当我回想起,以前我们手牵手的过去,现在我的双手也为之颤抖。

时过境迁,曾经所牵过的手已经不复还。那时我们一个个的笑脸,现在已在记忆里,逐渐消退。或许,感情就像叶子一样,有繁茂,有枯萎。我余下的生命只不过是在混日子,没有了当日有你在时的芳华。)

 

“谁又能回避某种过期朋友

一片叶无奈刚飘落背后

世上没人能阻挡细水爱长流

若回忆偶尔活现就前来挑逗

在复原后走得很远为何要回头忍受

但可否当做剩余无害有情的咀咒

没有影响此际笑一笑天凉就过秋”

 

(我们其实都难以回避掉对方,即使友谊已经过期了,就像枯叶一般凋零。可是,世界上的人是无法阻挡爱是永恒的,我们都是情感动物。如果回忆刚好光顾,我无任欢迎。

曾经伤过自己的心,现在已复原,其实大家都已经分道得很远,我们又为什么要转过头来忍受大家的不合呢?但是,这种回头一望,回望寒暄,可不可以当做是一种没有伤害,只有情谊的小诅咒呢?这样,大家都没有过多的防范,彼此笑一笑,回望下过去,就可以了。彼此或许说一些无关紧要的话,说些言不由衷的话,说些无可奈何的话,就够了。

林夕写“天凉就过秋”其实是引用了经典,是南宋词人辛弃疾的《丑奴儿·书博山道中壁》的“却道天凉好个秋”。

 

全文及解析如下:

 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

  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!”

 

赏析:

全词通过回顾少年时不知愁苦,衬托“而今”深深领略了愁苦的滋味,却又说不出道不出,写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感情的变化。

上片说,少年时代思想单纯,没有经历过人世艰辛,喜欢登上高楼(层楼),赏玩景致,本来没有愁苦可言,但是“为赋新词”,只好装出一副斯文样子,勉强写一些“愁苦”的字眼应景。上片生动地写出少年时代纯真幼稚的感情。“不识”写少年人根本“不知道”什么是“愁”,十分真切。

 

下片笔锋一转,写出历尽沧桑,饱尝愁苦滋味之后,思想感情的变化。“识尽愁滋味”概括了作者半生的经历,积极抗金,献谋献策,力主恢复中原,这些不仅未被朝廷重视,反而遭受投降派的迫害、打击。他这“愁”郁结心头已久,是很想对人倾诉一番,求得别人的同情和支持的,但是一想到朝廷昏庸黑暗,投降派把持政权,说了也于事无补,就不再说了。“欲说还休”深刻地表现了作者这种痛苦矛盾的心情,悲愤愁苦溢于言表。

 

值得注意的是,“欲说还休”四字重复出现,用迭句的形式渲染了“有苦无处诉”的气氛,加强了艺术效果,使读者体会到,作者为国事忧愁,极端痛苦,竟至不能对人诉说,这是因为“恐言未脱口而祸不旋踵”(辛弃疾:《论盗赋札子》),作者实在有难言的苦衷啊!怎么办呢?只好“顾左右而言它”,“却道天凉好个秋”句,意思就是说作者无可奈何,只得回避不谈,说些言不由衷的话聊以应景!

此词构思巧妙,写少年时无愁“强说愁”和谙练世故后满怀是愁却又故意避而不谈,生动真切。此词上下片里的“愁”含义是不尽相同的。“强说”的是春花秋月无病呻吟的闲愁;下片说的是关怀国事,怀才不遇的哀愁。

 

在平易浅近的语句中,表现出作者内心深处的痛楚和矛盾,包含着深沉、忧郁、激愤的感情,说明辛词具有意境阔大,内容含量丰富的特色。

上片:描绘出少年涉世未深,纯真无知故作深沉的情态

下片:写出词人满腹愁苦却无处倾诉的抑郁,显示了词人深沉的愁苦。

可以看得出,林夕通过引用经典,来更加强化地把他心中的哀伤表达得淋漓尽致,确实非常用心。)

 

继续说歌词。

“就原谅回味从泪水中滴漏

其实没需要自救

刻意摆脱什么非永恒这对手

我在着衫听到你啰嗦再嘲弄我

看衣领渐染黄后

为何不清洗熨斗 为何洁具亦残旧”

 

(我原谅我自己的回忆眼泪,任由它如何流下,我就像医者,医者不能自医。我也不再刻意地说已经忘掉过去,展望将来的虚心话,我们已经不再是对手,不再有输赢。

共处时,我在穿衣服时你忽然又再嘲笑我:“这么久没见,你怎么还是那么没变呢?你看看你的衣领都已经染黄了,衣衫不用烫斗抚平一下,还有哦,你的洗漱用品还是以前的那款啊?”

其实,林夕所想表达的,哪有那么简单。这里面“染黄”的“黄”是指“Yellow 、Ribbon”,是指代林夕的立场,至死不渝地站在民众的那一边。)

 

“某种老朋友 各撑一叶舟”

 

(呢喃着这句话:我们再熟悉,如今也只能各走各路。

补充一句:这首歌《某种老朋友》在电台发布时,我就在聆听。电台主持人当时在播放前,特意说了一句:“这首歌太震撼,太重要。假如听众们,你在家,或者,你在开车,不妨仔细聆听下歌词。对了,前提是,开车要小心”。

而电台版本,也就是林家谦给的版本只给听众听到“各撑一叶舟”就戛然而止,随后,电台主持人补充了后语:“希望……你听得懂。然后我们再来一首也是围绕着“爱”这个字的歌,也是林家谦作曲的”。

接着,陈奕迅的《是但求其爱》开始播放:

 

“若爱是但求开心,我问,

要不要求其伤心?”

 

是的,耳尖的听众已经听得出,《某种老朋友》这歌其实是林夕写给杨千嬅的,而《一叶舟》是林夕在2008年时,杨千嬅在事业上找不到方向,得失心太过于重。林夕就写了《一叶舟》来帮杨作为心理化解。当初杨在2008 MOOV音乐会上,有特意说过这首歌让她看开了很多,很感谢林夕可以读懂她的内心。

 

而《某种老朋友》里的歌词,其实也是对应着《一叶舟》的歌词,而且两者的副歌都是押同一个韵。比如:

 

《一叶舟》的

“迷失在这地球,为何不顺性放手?

载沉,又再浮,太率性不甘心颤抖!

随一叶蚱蜢舟,忘怀心想往那里走。

无形无相,不过一回头,

水中境,梦里酒,还有没有”。

 

对应

 

《某种老朋友》的

“能暂时怀念,某种老朋友,

不过未能共享一叶舟。

彼此都处身洪流,如何挣扎沉浮?

连回想起,当初手牵手也颤抖。

就弄明白,眼前这对不是该双手”。

 

 

而接下来为什么电台主持人会播放陈奕迅的《是但求其爱》?除了是林家谦作曲,陈奕迅、杨千嬅、林夕都是几十年的好朋友,好战友。详细可见他们仨至今无数合作无间的作品,就不多做赘述。

再加上杨千嬅有一首歌《刚刚好》以及其MV,由陈奕迅作曲,林夕填词,MV里参演的,正是他们仨人,最后大家拥抱在一起,互相畅聊,一起望月,多么美妙且珍贵的友谊。

 

 

如今,林夕与杨千嬅的立场有其分歧,但不改林夕依然疼爱着杨,在Instagram上,林夕只关注了一位女歌手,她就是杨千嬅。

 

 

好几年前,林夕在杨千嬅的音乐会上,曾经发表过一番爱论。

林夕说:“我是她的哥哥、她的守护神,她是我的一块肉。我关注她的一举一动。她在富豪海湾买房,我会立马关注这个盘的楼价,希望它马上升值(笑)。”

 

杨千嬅坐在林夕旁边,泣不成声。

只有在这样的“骨肉情节”下,他才在颁奖典礼上暗暗替千嬅紧张,希望她能得奖,才会在杨千嬅买了“富豪湾”的房子后天天看楼价,涨价的时候就像自己赚钱了一样。

杨千嬅的爱情观,一向以一个“烈女”为代表,虽然她样样都好,却未必“好人有好抱”。才会担心她“有价无市”,难觅有情郎。

他才会写一首歌叫做《杨千嬅》,苦口谆谆地告诉她那些道理。

上面提及的就是杨千嬅与林夕的感情,她真够烈,以至于她身边的人也跟着“烈”起来。

 

但婚后,或许所要顾及的太多,乃至在很多态度上都要顾着家人,当初站在港人一条线上,不够几小时,就立即删除,宣称ig账号被盗,然后像失了魂一样,瞬间站在港人的对立面。亦以至于她在2019年年末,HK大众在网上都纷纷用《杨千嬅》里的一句歌词希望闹醒她:

“如果可磊落做人,你会更吸引!”

林与杨的这种感情,是难以名状的。就像疼爱自己亲生骨肉一样,非常爱惜。也可见因为立场态度问题,林夕是有多么伤心又无奈。《某种老朋友》是他的一字一血。)

 

“总少不免骤然遇上当然就

为美好光影感激可以随身走

就让迎面变背后

相亲相爱何曾会这样荒谬

没有伤春的我看一看枯叶伴晚秋

如叶也不必考究每一片将活着多久”

 

(“骤然”对应“当然”,我们在路上有很多事情都在发生着变化,没有人可以预计到下一秒可以发生什么,没有人可以控制到别人的想法、立场、态度。这其实都是命中注定的,避不过的人情褪色,必然会发生的悲欢离合。不如就让我们感激这些可以随身带走的记忆吧。

我可以把你看作一片叶一样,转身后,一切安然结束。但内心不免会为此发问:“为什么人世间的爱恨情仇,是如此的荒谬?为什么我们会被大潮流给冲向两方?为什么友谊不能天长?”

其实黄伟文也写过类似的句子,张敬轩的《俏郎君》:

原来是世间太荒谬,

你我分的手先最合理与温柔,

既往不咎。

 

看来两位词人像心灵相通一样,对世间有着慨叹,对人情有着重视。

 

接着《某种老朋友》

“没有伤春的我看一看枯叶伴晚秋

如叶也不必考究每一片将活着多久”

 

林夕将“伤春悲秋”拆解,我没有过于悲伤,我只不过顺应着人情冷暖,季节交替,枯叶始终会掉落。我最多回头望一眼,回味一下,就好。

人就像叶子一样,我们不知道大家能活着多久,生命线还有多长,毕竟我们不能控制生命的长短。同时就好像我们的关系,我们的感情,我们是无法知道感情关系是何时会中断,何时会有新芽。

我们存在于世上,就像一艘小舟,大家或会迎面相逢,或会分流驶往各自的未来。这似乎是一种宿命,一种骤然所变化的必然。)

 


好了,终于写完了,写了快8000字,码字都码酸手了。对了,HK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,每天几万例,人心惶惶,有几位歌手和演员都相继确诊。以及HK政府所实行的措施确实难得民心,大家都议论纷纷,抱怨连连。

 

自己心里还是那一句:愿平安,归HKer。祝福HK。

 

这个世界会好的吧?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会好的吧?我们与善恶美丑之间还能明辨如镜吧?

带着各自新的问号,我即将合上电脑,准备去洗澡,睡觉,晚安嘹~(结尾还是押了下韵)

 

 

By JerryDodo


         © Copyright JerryDodo私日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备案号:粤ICP备2021145967